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
現在時間:2015年01月23日 星期五
因循不覺韶光換
來源:丘美煊   發布日期:2019-10-12   字號:T|T

因循不覺韶光換

不知不覺間,已是2019。新中國成立的第70個年頭。

而我如今已滿三十六歲,第四個十年已近在咫尺。

“三十而立,四十不惑,五十知天命,六十耳順,七十古來稀矣?!背鲇趯r間的敬畏,我們總以“十年”作為人生的刻度,以此總結過去的是非成敗,也借此展望未來的榮辱興衰。

新中國誕生70載,我們耳聞目睹了諸多奇跡,也見足了身邊百姓歡喜,我再講也不見得會比別人的精彩——人至中年,面對再歡騰的場面也不及年輕人心中的新鮮和熱烈。

年輕人自是蓬勃的生命

我生在八十年代的農村,在我來城中成為一名教師之前,我家極少有人來城中。對小時候的我而言,趕集的天去一趟鎮子就是頂好的,胳膊黝黑的孩子們擠在拖拉機上前面一刻也不能安分,家里有二八大梁的,父親就讓他坐在前面的橫梁上,可以賺足小伙伴的目光。

當初城市中是個什么樣的情景即便是我的祖父也難以描述——他實在是個地地道道的的農民。他經歷過亂世,曾在炮火之間死里逃生。他常常在酒后說起往事,兀自抹了一把皺巴巴的臉,道:“以后可以安心種田啦?!睂τ谒麄冞@一輩的農民來講,新中國成立的切實感觸,來自于可以踏踏實實地種田。而到了我的父親一輩,種田也種,但卻更多了一份對城市生活的期許。

新中國成立的70年,不僅可以從城市的發展中看到國家的成長,還有我出生的農村。一代人和一代人之間思想觀念的不同,有時是比看蓋高樓大廈更微妙而有趣的事情。

到父親這輩的農村,有知識文化的人似乎愈發比別人有一點優越的不同,討論撥款的分配、來年的收成、氣候的變化,尤其到了給在外做活的人寫回信時,女人拉著小孩立在一旁,有文化的人便得以配擦得干凈的木桌長凳,桌上放一只篩滿茶的瓷杯,伏在白紙上寫寫畫畫。

父親在成家后還在外求學,與家的聯系全靠一周一次郵遞傳送的信件。母親不識字,要回信時,只能叫人來寫信??偸前言谝慌酝骠[的我,叫到旁邊看。幾歲的孩子,最是坐不住的時候,不多時手摸到桌邊的墨水瓶子上,她把瓶子一奪,呵斥一聲“別搗亂!”黑墨濺了我一手一臉,糊了幾張晾在旁邊的信紙……之后回家路上,母親牽著我的手,道:“你以后必須要會自己寫信?!?/p>

母親是希望我能成為文化人的,不過具體什么程度才叫“有文化”,其實她也說不上來。我讀小學一年級的時候,母親在橋上碰見縣里派來的兩個工作人員,一男一女,穿了工作服,手里拿個塑料袋,里面裝著從溪里摳的泥巴。

男的問:“請問你們這條溪的源頭在哪?”

“???”

“他問你這小河的水哪里流過來的!”

母親的認知,局限在三個村以外,還是道聽途說。

他們其實是地質局派來的兩個人。八十年代末,不僅城里忙著搞改革開放,農村也得抓緊。父親去村長家和那兩個人七七八八說了大半天話,太陽下山才送他們離開。傍晚上飯桌,他喝了一口鴨肉湯,說:“你得考上‘大學’”,又抿抿嘴,“光讀‘小學’不行?!?/p>

“大學”是他今天才學到的一個新名詞

后來我如愿考上了大學。八月末,一絲初秋的氣味也無,我帶著鋪蓋要去福師大報到,出門時母親老懷疑我漏了東西,收收揀揀又是一包新添的。我身上已然挎了幾個袋子。叫了一輛農用車送我去國道,要先去龍巖住一晚,才能趕第二天一早的綠皮火車。父親起先一句叮囑我的話也無,而當我快要看不見家再次回頭時,才發現了倚在門框上,注視我離去的他。

梁實秋先生在《清華八年》里回憶自己離家求學時,說自己的心境類似于“第二次斷奶”,我雖不至于這般難以割舍,但現在回憶起,似乎隱隱有一絲澀味。

如今,我從大學畢業又過了十四年有余,期間十四年中國的發展,又是數番新的變化,我的父親母親實在不能理解的許多新東西新名詞,到了我這一代卻是人人幾乎見怪不怪的社會潮流。時代的列車卯足了勁往前沖,當我們拼命追著登上車,喘著粗氣慶幸自己不曾掉隊時,亦錯過了車窗外瞬眼即逝的風景。

新中國發展七十年,讓我感嘆的不僅是眼前林立的城市,更多的是背后中國幾代人,一步步走來,皆是一個個中國家庭代與代的更迭和新生。因為他們的存在,七十年的歲月里裹雜了一絲獨特的人情。

祖父不在人世已久,父親差不多以新中國同齡。他所見的一切,從未在夢中發生過,他說,“你們這代人最幸福?!倍?,面對自己的孩子,也告訴她,“你們這代人最幸福?!?/p>

“一代人終將老去,而總有人正年輕?!倍@些綿延不絕的生命,正是在新中國的庇蔭下,成為最幸福的一代人。

少年不管。流光如箭。

因循不覺韶光換。

至如今,始惜月滿、花滿、酒滿。

收藏】【打印】【關閉
广东快乐十分走势一牛 广东麻将推倒胡微信登 516棋牌游戏中心ios 九龙香港高手水心论坛精选 欧冠决赛直播 大众麻将免费下载 四川金7乐昨日开奖结果 欢乐捕鱼大战安卓版 苹果咋下载陕西闲来麻将呢 35选7开奖公告 晨光生物股票股吧